木琛

挚爱忍迹,喜欢行走于天地,偶尔寂寥时,音乐文字为友。

迹部景吾,是我的执念。
如果我哪天抽风出了坑,请大家一定要把我骂回来(。-_-。)
我无法想象不再喜欢你的时候,自己的样子

你好,陌生人。

酒肆

木琛


雷鸣前,若说风雨要来


风雨要来


水就漫过山岗


高山上酒肆的旗飞扬


一手拿罐好酒,一手写诗


抬头望眼,积云压城


人飘飘欲上


摇晃间,去的是纸上天


王不见王(中)

文/木琛


【设定】

架空古欧洲

北方人=丹麦挪威人

法兰西王室衰弱,诸侯称霸(地方领主实权大于国王)

英格兰王权集中

国王>侯爵≧伯爵


【人名】

Atobe Keigo:迹部景吾

Oshitari Yushi:忍足侑士

Seiichi Yukimura:幸村精市

Fuji Syusuke:不二周助


王不见王(上)

http://alaskaforgetmenot.lofter.com/post/1d04d04f_12b812001

————————————————————————————————————————————


Act two


Scene...

【忍迹】金婚

木琛


回望太多,希望看不到遗憾

握紧你手,掌心生出些细纹

淌过岁月多少光辉,没所谓

吵吵闹闹倒也真

开玩笑似说你笨

第一次听见脸上那种兴奋

我笑着说我哪里会骗人

是你足够高贵

承担得起这份责任

值得我去认真

你容颜从未消退

相框里照片不变

身边那人从开始

就陪伴我这许多年

糊涂到拿错你花镜

躺摇椅上翻看日记

点点滴滴都甜蜜

这趟旅途有你我何其开心

平静总会遇上壮丽

你是我平凡人生中的奇迹


我说爱你,你还说这是种运气

偷偷看你,总是忆起青春故事

角落那灯光在你脸上倾下来

短短五十年过去

只有幸福在延续

信件玫瑰花不仅成为记忆

见证...

家乡

木琛


风铃摇晃哪儿去了


回家回我北方的雪原


蒲公英的种子随风飘洒


追逐它漫无目的地脚步


放逐自己在这片田野上


我抬头望向月亮,可惜只见穿梭的云彩


今夕明年的光和我家乡的一样


白鸽

木琛


想要你的白鸽

它受尽宠爱,羽色白亮

你说这是城里最美丽的白鸽


换羽季节来临

笼里站着一只秃鸟

你将它放出来,捧在手心

你说这是城里唱歌最动听的白鸽


白鸽,白鸽

我挥舞着雪白的羽毛扇

唱着欢快的歌


白鸽,白鸽

你在哪里

白鸽,白鸽

羽毛扇着热气

白鸽,白鸽

咕咚的声音多么动听

白鸽,白鸽

你在锅里


性侵者

木琛



我宁可他向着阳光生长



再将他摁进泥土里



蚯蚓在鼻腔游走



结满疙瘩的藤蔓缠住他



这样优雅的事要发生在一片古老的墓地



我坐在车里,目光透过后视镜落在他身上



他要怎样感谢我?我不在乎



调高收音机的响声,让性死于黎明到来



让他死于我的冷漠



For the Greater Good

文/木琛


1.


十六岁的格林德沃去往戈德里克山谷的那天黎明微亮,夏日的风混着星星的余辉吹到他面前。连日的奔波使他很疲惫了,但精神却不同以往的兴奋着。他轻轻的敲了敲门,满怀忐忑激动和带有害怕自己一腔热枕的恐惧。自昨天傍晚巴希达巴沙特对他稍稍提起过这位年轻人的事迹后,格林德沃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一个晚上,在钟表的布谷鸟出现第四声啼叫后翻身溜出了姑妈家门,披着山谷微凉的晨风一路匆匆而来,甚至晨时的凝雾沾湿了他的黑色外套都来不及发觉。


焦灼的等待不过几分,眼前的门便打开了一点。格林德沃首先看见的是一头挤在缝隙中的红发,然后是一只澄蓝的眼睛,杂乱地埋在红色和栗色木门之间,看向他时有些戒...

悼金庸

木琛


一代江湖远,青春易可悲。


策马东南去,白头白鹭飞。


故人桥头见,对歌一小舟。


山水俱颜色,苍茫试问谁。


王不见王(上)

文/木琛


————————————————————————————————————


Act one


Scene 1.


暗黑色的海洋中,有隐隐的影子随波浪浮现。灰色的群鸟点着浪尖云底飞过,嘈杂的叫声后紧跟着低沉的雷鸣。云层遮天蔽日,阴影迅速的向法兰西王国沿海边境的这座城堡移动,直至完全覆盖。他站在城堡的最高处向海中心眺望,眼里孕育着风暴。


“撤去火把。”第一滴雨滴落下后,这位年轻人对身后的侍从吩咐道。“停止城堡内的一切活动,让所有在外面的人迅速在大厅集合。另外,让所有的士兵准备好。”


“是。但恕我直言,要让士兵们准备好对付什么呢?一个在海上虚无的黑色影子吗?还...

可惜我是天秤座

原曲,杨千嬅《可惜我是水瓶座》


词:木琛

————————————————————————————————————


祈求梦里别见到他

别亲吻他,让我心静一刻吧

暗淡光线下,什么也变得模糊

那些安静歌曲扰乱我的思绪

每次睁开眼,合上梦,不再想

但又太心酸,舍不得,往回看

忙碌中记住生日偏偏不敢再说穿

面对自己某一面

变成机密更坦然

到此为止一切终需退散

可不可以说声再见伴我入眠

没有过往可唏嘘

只我一个人感叹

若是怀念今晚可不可算完

别说下去赶紧道别晚安

我怕此刻不止才会越陷越深

关上手机看看自己

如果非要我说真话

我真的没有如想象般喜欢...